今婳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流年书院www.yrzbs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进入演艺圈成为演员前,

路汐彻底崩溃了心理防线,乌黑的眼眸晃着泪意,望着容伽礼,努力地想将他看清楚些,无法跟人随意宣之于口的情感压了太久,近乎没办法让自己说出完整的一段话,哑了声重复着说:“那笔债务是我爸爸签字画押欠下的,是用来救我妈妈命的,我必须还。”我曾认下了一笔债务。

“容伽礼。”

“十六岁前,在你还没来到宜林鸟静养....我妈妈就已经身患癌症晚期了三年,她是靠着我爸爸一笔一笔欠下的债务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了三年时间。”路汐提起这些,即便已经很克制情绪了,还是很想哭。容伽礼此刻却没有抱她,过于幽沉的双眸除了盯紧她眼圈泛红的脸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她保持着静止的跪坐在床上姿势,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着,说:“妈妈日日被病痛折磨撑得很辛苦,但她痛时总是笑的,她说不想死,死了跟爸爸一世的缘分就尽了....日后跟路潇这个人再也没了任何羁绊,她割舍不下,想活,爸爸也想她活,多活一日也好。”“妈妈死了。

“她死后那年立春,宜林鸟被台风登陆,而你同样经历丧母,携那幅有我妈妈背影的油画来到了这座岛,我太想她了,想多看她一眼,才经常跑来你的别墅看这幅画。”“爸爸....爸爸后来也去找妈妈了,街坊邻居都说他为情自尽,但我知道。”路汐将堵在心口的往事倾诉出来,垂下了头,眼泪落下来:“他还不起那些债务了,又不想为江树明做事,更不愿拿自己的女儿抵债,爸爸他,他拿自己的命抵了债。室内陷入了短促的寂静。

容伽礼脸色极差,话直接问:“债务多少?”

“六百万。”路汐仍旧是微垂着头,从唇齿间轻轻透露出的这三个字像是无情地暴露着此刻脆弱的自尊,六百万放在现在能还得轻而易举,但是放在当年是足以摧毁了一个本就掏空积蓄的普通家庭。“江望岑用这份六百万债务签了你三年?”

乍然听到这个名字从容伽礼口中冷漠地说出,路汐有点儿情绪恍惚,凝住眼泪才敢去看他,好一会儿,她回道:“是,是我心甘情愿签下的经纪合约,只有还清,我想爸爸妈妈才能在天堂得到安息。是她不愿,不愿跟江家还有这笔债务在中间死死纠缠着。

“江望岑为你量身定制的剧本,也是你自愿演的?”容伽礼问。

成为一名演员的这个梦想是伴随着她长大,犹记得年纪还很小的时候,爱看诗集的妈妈会经常带着她和赧渊坐在灯塔下,吹着海风,温柔地将诗集里的故事讲给她们听。后来性格闷又有些忧郁的赧渊,仰起头,乌黑额发很久没修剪稍稍长了一点,垂在眉际,却衬得漆黑的瞳孔亮亮地说:我长大后,想当一名会写故事的编剧!她则是小脸蛋儿透着淡淡粉晕,乖巧地依偎在妈妈怀里,让海风将她稚气的声音,和遥不可及的梦想都吹向了大海:我想当演员。路汐喜欢倾听妈妈讲述着诗集里的故事,喜欢故事里的人物,想将人物的情感演绎出来。

她的演员之梦。

被江望岑从江微的书信中得知,路汐同时心知不签微品娱乐旗下三年,以江望岑背后的资本可以轻而易举让她哪怕真正踏入了演艺圈,也无戏可拍。路汐从最无援的困境里抓住了一丝渺茫的机会,而她成名之路不好走,在独自承受痛苦的整整两千多日夜里,才被上天眷顾,终于能有幸见到容伽礼。此刻面对他的问题,唇动了动,却难以回答出来。

容伽礼非要通得她说似的:“你总爱撒谎骗我,如今又想瞒多久?

“剧本是我自愿接的,这三年来无人强迫我去演...这些角色。”路汐唇上的血色很少,一丝红都是她生咬出来的,这股疼痛让她保持清醒理智,不被哭晕了头脑:“合约期限结束后,我跟江望岑之间债务已清了。”“清了么?”容伽礼惯于压制本性,却在此刻有股凌厉不可预知的杀意浮在了眼底。

他要找江望岑-

路汐读懂了这层深意,下意识去握住他冰冷的腕骨:“求你,不要,不要再追究这些事了。”

她性子倔得要人命,极少能说出求这个字。

容伽礼看着路汐的手指,那么细,却握着他越紧,如同握住了他心脏

“你为江望岑求我吗?”

路汐先没有回答,泪眼对视着容伽礼,只觉得他眼神黑而沉静得厉害,像极那片海岛的深海,涌起了很深的晦暗情绪,要将她溺亡在了里面。沉默了很久,发出的声音一直带着微微颤抖说:“是。

容伽礼脸上神情很淡,笑了。

“债务也好,私人恩怨也摆,都是我和江望岑之间的事,我不想第三者卷入进来。”路汐逼迫自己狠心点,没有去躲避被他凝着的眼神,将脆弱的情绪褪去,又摆出了无懈可击般的清冷姿态说“我现在过得很好,有成名在望的演艺生涯,是万众瞩目的当红女明星,又拿下了圈内著名导演电影的女一号角色,名利光环皆不缺。”他是第三者?

容伽礼没有听进去她最后强行撑起尊严的一番话,注意力都被这句给惹得眼底受延着血丝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稻荷崎经理想给乌野砸钱

稻荷崎经理想给乌野砸钱

萧沅子
完结啦,不定期修文和更新福利番外,感谢大家一路陪伴! 白井未郁入坑了一款名为《飞翔吧!排球!》的模拟经营游戏。她对主角团乌野高校日久生情,用钞能力把乌野翻新了个遍。高级教练,健康管理师,还有超大体育馆……通通安排。没人愿意约练习赛?砸钱雇他们来。钱能解决的问题,都算不上问题!就在白井未郁满心期待乌野打入全国时——游戏和现实融合了!宫城县真的多了一所叫乌野的学校!白井未郁震惊之余摩拳擦掌,打算去三次
都市 连载 10万字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天外飞石
大佬楚淮在蓝星保卫战胜利这天穿越了。 穿成一个走两步就喘的病美人O。 穿过来的时候,原身正获罪被流放到垃圾星。 垃圾星上流寇凶徒聚集,身娇体贵的楚淮瞬间成了狼圈待宰的羔羊。 羔羊? 倒了一地的凶徒七窍流血肝胆俱裂,难以置信地看向精神力爆出的中心点——那个娇滴滴的omega正捂着胸口喘个不停。 ## 超负荷的精神力爆发让楚淮不堪重负,大佬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“发情”。 为了应对发情危机,大佬组织垃圾
都市 连载 21万字
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

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

长乐思央
副本【瘟疫传染】已完结,【地狱高中】进行中一场奇特的陨石雨后,世界被迷雾所笼罩活下来的幸运儿会被随机拉入一场场充满血腥、恐怖、怪异、猎奇的恐怖游戏之中。只有拼尽一切才能获取生路,得到游戏内外求生的资源。特殊玩家谈笑,是多个恐怖游戏副本的终结者。他凭借一己之力提高了同副本玩家的存活率,为世界获取了无数宝贵资源,是恐怖游戏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。他不在乎名利,强大却沉默,是玩家的心中不灭的永恒灯塔。乱入恐
都市 连载 36万字
小神明她拒绝始乱终弃

小神明她拒绝始乱终弃

安决
问:对人始乱终弃是什么感觉?谢邀,作为一位穿越者神明,睡了名震三界的大魔头。刚跑路,很谨慎,假名假脸,对方完全抓不到。-成为西荒小神明后,苏忱名声在外,一因太美,二是太穷。意外坠了崖,等回到西荒,闭口不提崖底事。只是在听闻诛魔成功后,晃神摔了唯一值钱的宝器。 -三界相传,东方的大魔头雍离,炎肌焰骨,无人可近。曾一剑破鸿蒙,金履踏天阙。却嗜血成性,自堕入魔。空有一张颠倒众生相,内里尽是暴戾癫狂态,无
都市 连载 9万字
穿六零怀了祖父宿敌的崽儿

穿六零怀了祖父宿敌的崽儿

清春是金色锁链
撩精小花浓颜美人×高冷心机想结婚宠妻大佬新生代顶流小花韩舒樱,踩着保姆车,一脚穿进六十年前招待所。以为顶着浓颜界颜值天花板的脸,能在破破烂烂招待所里瞎混一晚。 转眼就被面热心黑的小哥举报了。…… 所里同事挂断电话:“小江,接到检举,招待所有位同志没有介绍信,跟我去看看……”江见许累瘫了:“生产队的驴都没有这么累的。”招待所工作人员跑出来激动说:“……是个漂亮的女同志,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,送去采石场
都市 连载 34万字
山主之女

山主之女

藤萝为枝
【日更,暂定23点更新,有变动会请假或通知】升平十四年冬,王朝罪臣越之恒,被处以剜肉剔骨的极刑。玄铁囚车之外,无数百姓来目送这个满身罪孽的年轻权臣赴死。湛云葳亦身在其中。她不远万里送他最后一程,却只为救另一个人。她那时并没想到,冷眼看这位罪孽滔天的前夫赴死,会成为后来春日埋骨前,困住她、让她夜夜难眠的憾事。*前世不幸成为这位“王朝鹰犬”的夫人,云葳本以为日子煎熬。但知她不愿同房,他于仲夏传书,字字
都市 连载 20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