栗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流年书院www.yrzbs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探望

我扭头看向她。

叶母简直是富人区最典型的女强人形象。

她留着迷人的卷发,穿着定制的黑色套装,挎着爱马仕铂金包,穿着漂亮的高跟鞋。

这样的女人,有着成功的事业,保持美丽和精致,严格控制饮食,在瑜伽馆疯狂运动,从不懈怠,出现在外人面前始终是漂亮,精致,端庄,极端自律的。她们对事业充满热情,对自己的孩子,自然也是无比宠爱的,除了要让他们为了

优秀的富二代,还会无条件的满足和包容孩子的需求。

看得出来,这样无理的要求,她也未曾细想,就径直向我提出来了。

只是因为那是她刚受了伤的宝贝儿子。

我摇了摇头,拿出手机,“我没办法答应,我除了照顾我男朋友外,还要去兼职打工,我的期末考试和作业也会耗费我很大精力,我没空去照顾他。叶母愣了下,也许,很少有人这样直白的拒绝她。

我走出了病房,身后高跟鞋的敲击声加快了几步,她追上了我,再次露出友好笑容,“抱....芙?我的话是不是让你生气了?其实,我只是想让你偶尔来陪陪叶子,我看的出来,他想和你做朋友。她看似温柔,但我留意到她始终在不动声色的细细观察我的表情。

叶母低声对我说道,像是亲昵的嘱咐:“每天你只需要陪叶子一小时,我付给你两万元,怎么样?”我怔了怔。

是啊,我没必要跟钱过不去。

我的犹豫也给了叶母机会,她抓住我的手,一边收紧了手指,微微用力,“小芙,帮帮阿姨,好吗。我马上就吩咐人把钱转给你。她一路向上,握住了我的手腕,我垂下眼眸,叶母勾起唇,她赌赢了。

我本来是想回家收拾点东西的。可是那间诡异的公寓,行为举止处处都很怪的房东让我停止了步伐,我转头把余序出事这件事告诉给了陆七夕,并跟奢侈品的店长请了个长假。“小....陆七夕打开门,看见我,我扑进她怀里,一下子哭了。

她是个情绪很丰富的女孩,不知不觉也开始啜泣起来,安慰着我,“别怕,余序很快就醒来了,我家离医院不远,你这段时间就住在我这里,我去帮你请假。”我坚持了一天,疲惫和痛苦在此刻宛如潮水似的顷刻间涌来。

临近清晨,空调轻轻送着暖风。

陆七夕租的公寓不大,但房间里一应俱全,我睡在阁楼里的小卧室,抱着柔软的枕头,实在太累了,醒来时竟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。我赶忙起身,陆七夕已经去了趟我和余序租的公寓,拿来了我的东西。

她晃了晃手里的煎锅,“午餐做好啦,吃饱再去医院吧。”

我弯了弯唇角。

在浴室简单洗漱后,我换了身白色短款针织衫和牛仔裤,把长发拨到一旁随意用花边褶皱发圈扎了下,脸色有点苍白,但勉强还算是正常,我早在醒来就收到了叶母打来的二十万元,既然跟对方做了约定,我在照顾好余序后,还得去陪着叶风麟。“抱歉啊,小芙,今天本来应该跟你一起去探望余序的,”陆七夕把热牛奶递给我,“但我今天有律所面试,等结束我再去医院找你。”我点点头,看向穿着正装的她,比出加油的手势。

陆七夕离开没多久,我出门了,路上还遇到了个卖自制圣诞饼干的女孩,她脸冻得很红,饼干放在那里,却无人问津,我忍不住买了些,点缀着糖霜的圣诞树和麋鹿饼干。医院附近有家高档花店,我想起余序在家里最喜欢摆弄那些花花草草,忍不住走了进去。

到处都是漂亮新鲜的鲜花,角落里,还有着装在白色花瓶里的垂丝茉莉。

白花绿叶,小巧玲珑,像是白蝴蝶在翩翩起舞。

我忍不住走上前,摆弄着花瓣,我喜欢这样温柔又漂亮的花朵,可我也知道,这花娇嫩的很,零下五度搬着它,没一会儿就死掉了。只能选那些还是花苞的茉莉,这样放在盛满水的瓶子里,能一直活到开花后很久。店员熟练地进行剪根,保水处理,挑了张淡绿色的内衬纸,她一边替我包装着,一边抬起头,招呼新来的客人:“这位小姐,先生,需要什么花,我们可以介绍。”我听到身后动静声,扭头,一下子就看到那对惊艳的让人双眼一亮的男女。

女孩皮肤白皙,五官柔美,穿着十分简单的外套,黑色长卷发散落在肩膀上。优雅高贵。她身旁的男人则是长款的灰色风衣,宽肩窄腰,气质带着几分天然的傲慢,眉眼俊美,极其优越。是林知恩和谢雍?我心脏剧烈跳动着,他们两个甚至走到我身后,连说话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。“叶子伤的严重吗。”林知恩问。

谢雍扫了眼花店里摆放着的花朵:“他说只是划伤了手臂,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。”

“真的吗。”林知恩在向日葵那里半蹲下,“谢雍哥,这花还挺适合叶子的。”

我透过那面镜子,总觉得他视线时不时抬起,在我身上好奇的游走着,令我微微窒息。我冷静下来,明白越是露出那副惧怕和不安的模样,就越是让自己看起来很奇怪,我绽出淡淡的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稻荷崎经理想给乌野砸钱

稻荷崎经理想给乌野砸钱

萧沅子
完结啦,不定期修文和更新福利番外,感谢大家一路陪伴! 白井未郁入坑了一款名为《飞翔吧!排球!》的模拟经营游戏。她对主角团乌野高校日久生情,用钞能力把乌野翻新了个遍。高级教练,健康管理师,还有超大体育馆……通通安排。没人愿意约练习赛?砸钱雇他们来。钱能解决的问题,都算不上问题!就在白井未郁满心期待乌野打入全国时——游戏和现实融合了!宫城县真的多了一所叫乌野的学校!白井未郁震惊之余摩拳擦掌,打算去三次
都市 连载 10万字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天外飞石
大佬楚淮在蓝星保卫战胜利这天穿越了。 穿成一个走两步就喘的病美人O。 穿过来的时候,原身正获罪被流放到垃圾星。 垃圾星上流寇凶徒聚集,身娇体贵的楚淮瞬间成了狼圈待宰的羔羊。 羔羊? 倒了一地的凶徒七窍流血肝胆俱裂,难以置信地看向精神力爆出的中心点——那个娇滴滴的omega正捂着胸口喘个不停。 ## 超负荷的精神力爆发让楚淮不堪重负,大佬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“发情”。 为了应对发情危机,大佬组织垃圾
都市 连载 21万字
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

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

长乐思央
副本【瘟疫传染】已完结,【地狱高中】进行中一场奇特的陨石雨后,世界被迷雾所笼罩活下来的幸运儿会被随机拉入一场场充满血腥、恐怖、怪异、猎奇的恐怖游戏之中。只有拼尽一切才能获取生路,得到游戏内外求生的资源。特殊玩家谈笑,是多个恐怖游戏副本的终结者。他凭借一己之力提高了同副本玩家的存活率,为世界获取了无数宝贵资源,是恐怖游戏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。他不在乎名利,强大却沉默,是玩家的心中不灭的永恒灯塔。乱入恐
都市 连载 36万字
小神明她拒绝始乱终弃

小神明她拒绝始乱终弃

安决
问:对人始乱终弃是什么感觉?谢邀,作为一位穿越者神明,睡了名震三界的大魔头。刚跑路,很谨慎,假名假脸,对方完全抓不到。-成为西荒小神明后,苏忱名声在外,一因太美,二是太穷。意外坠了崖,等回到西荒,闭口不提崖底事。只是在听闻诛魔成功后,晃神摔了唯一值钱的宝器。 -三界相传,东方的大魔头雍离,炎肌焰骨,无人可近。曾一剑破鸿蒙,金履踏天阙。却嗜血成性,自堕入魔。空有一张颠倒众生相,内里尽是暴戾癫狂态,无
都市 连载 9万字
穿六零怀了祖父宿敌的崽儿

穿六零怀了祖父宿敌的崽儿

清春是金色锁链
撩精小花浓颜美人×高冷心机想结婚宠妻大佬新生代顶流小花韩舒樱,踩着保姆车,一脚穿进六十年前招待所。以为顶着浓颜界颜值天花板的脸,能在破破烂烂招待所里瞎混一晚。 转眼就被面热心黑的小哥举报了。…… 所里同事挂断电话:“小江,接到检举,招待所有位同志没有介绍信,跟我去看看……”江见许累瘫了:“生产队的驴都没有这么累的。”招待所工作人员跑出来激动说:“……是个漂亮的女同志,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,送去采石场
都市 连载 34万字
山主之女

山主之女

藤萝为枝
【日更,暂定23点更新,有变动会请假或通知】升平十四年冬,王朝罪臣越之恒,被处以剜肉剔骨的极刑。玄铁囚车之外,无数百姓来目送这个满身罪孽的年轻权臣赴死。湛云葳亦身在其中。她不远万里送他最后一程,却只为救另一个人。她那时并没想到,冷眼看这位罪孽滔天的前夫赴死,会成为后来春日埋骨前,困住她、让她夜夜难眠的憾事。*前世不幸成为这位“王朝鹰犬”的夫人,云葳本以为日子煎熬。但知她不愿同房,他于仲夏传书,字字
都市 连载 20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