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灵根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流年书院www.yrzbs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傅凭司闻言,神色微怔。

旋即,他抬眸看向盛明盏那边的床头柜,注意到放在那里有些突兀的漆黑坛子。

傅凭司低声道:“它在说什么?”

盛明盏同样压低了声音:“它喊我妈妈,说妈妈好,爸爸坏,让妈妈千万别吵醒爸爸,爸爸会杀了它的。”盛明盏说罢,静下心来,又听了听,

明游,下心来又听7听,它好像察到你过?

“它好像察觉到你醒过来了,没再说话。”

傅凭司起身,将房间的主灯打开。

明亮的灯光下,漆黑坛子泛着深幽的光,上面的血从坛盖上溢出来,呈流水状挂在坛外壁。

盛明盏垂眸看了眼自己的指尖,

傅凭司将他拉起来,带到卫生间,用流水冲掉他手上的血。

染了点儿血。

做完这一切,傅凭司才问:“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盛明盏摇头:“好像没有,就是它把我从睡梦中给吵醒了。

“我在晚上的故事会中,讲了这个‘明星养小鬼”的故事,晚上就有鬼孩子来喊我‘妈妈’。”盛明盏回想道,“那其他讲过故事的其他四个人,今晚也会遇见类似的噩梦了?”小说家的“未来的我杀不死过去的我”。

画家的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

医生的“吃一根肠子,就得还一根肠子”。

丁小影的“噩梦庄园讲故事”。

这四个故事里面,听起来好像是画家的故事最为危险

小说家不会被杀死,医生没有主动吃肠子,丁小影的套娃式讲故事。只有画家的故事里,有个画家成为了画。“也不是一定就难以破解。

傅凭司沉吟说:“画家的故事里,有两个画家,一个模仿者,一个原创者。只要画家认定自己是原创者,被框进画里的,就是模仿者。”盛明盖眸光亮起来,

“懂了。

“画家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第一次进副本的人。”

老手肯定会比新手更加谨慎。

傅凭司把人抱进怀里,低头亲了亲盛明盏,道:“我们换个位置睡。”

两人走出卫生间,傅凭司坐在先前盛明盏入睡的那边床,垂眸看了眼床头柜上摆放的漆黑坛子。

两人上床后,盛明盖抬手关掉房间主灯,躺进被子里。

傅凭司贴近时,盛明盏突然想到一件事,叹了声气。

傅凭司问:“怎么在叹气?

盛明盏在被窝里伸手戳了戳他男朋友的腰身,问道:“哥哥,你说两边时间是基本同步的,那我要在这里待七天,上课怎么办?不就缺席了吗?我的课堂平时分。不知道为什么,傅凭司感觉在副本里讨论这种事情,有些奇怪,像是身处高压环境下存在着一种莫名诡异又和谐的氛围。盛明盖戳着他的腰身,略微有些痒。

傅凭司捉住盛明盏的那只手,失笑地说:

“缺席了课的话,事后向你们的班导补一张请假条吧。”

“烦。”盛明盖道,“有请假条,上课老师还是不管,会扣平时分的。”

期末成绩由平时成绩和考试卷面成绩组成,平时成绩占比还是挺大的,就算考试卷面成绩满分,平时分低,也很麻烦。奖学金有可能失之交臂。

奖学金不单单是成绩好就行,还得全面发展的人才,该参加活动的,得参加活动,该社交的,得社交才行。傅凭司听完盛明盖的小声嘀咕,低声哄说:“那我给你保底,设置一个‘盛明盖专属奖学金’,要是你的卷面成绩在年级排名靠前,我就给你发奖学金。”他要奖学金,是给男朋友买礼物的,那要是这个“盛明盏专属奖学金”出自男朋友之手,被他得了,最后他又用这笔钱给男朋友买礼物,那不是从男朋友的左手往右手倒钱吗“这不一样。”盛明盏强调道。

盛明盏握紧拳头,给自己鼓励:

“我一定会得奖学金的。

“好的,你一定会得奖学金。”傅凭司轻笑,“那我的‘盛明盖专属奖学金”,还是有效,到时候我家小朋友就有双份奖励了。”盛明盏窝在傅凭司怀里,安心地进入梦乡之中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迷迷糊糊的梦境里面,又响起那道天真稚嫩的声音,在喊他:“妈妈!妈妈!妈妈,你不爱我了,你真然把我的存在告诉爸爸,爸爸好凶,他在蹬我!”盛明盏眼睫轻颤,又被吵醒了过来。

他睁开眼,发现他和傅凭司换了位置后,漆黑坛子在他睡觉的时候,又偷偷跑来了他现在睡觉的地方。傅凭司先于盛明盏醒来,此刻察觉到怀中人的动静,声音极轻:“宝贝,你又被吵醒了?”

盛明盏坐起身来,道:“我想起来了,我没给孩子吃糖呢。

他欲下床去找自己的外套

傅凭司伸手拦住盛明盏起身的动作,道:“我去找。

盛明盏坐回床上:“在我的外套里。

晚上吃饭的时候,他在餐厅里抓了一把糖果揣外套衣兜里。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稻荷崎经理想给乌野砸钱

稻荷崎经理想给乌野砸钱

萧沅子
完结啦,不定期修文和更新福利番外,感谢大家一路陪伴! 白井未郁入坑了一款名为《飞翔吧!排球!》的模拟经营游戏。她对主角团乌野高校日久生情,用钞能力把乌野翻新了个遍。高级教练,健康管理师,还有超大体育馆……通通安排。没人愿意约练习赛?砸钱雇他们来。钱能解决的问题,都算不上问题!就在白井未郁满心期待乌野打入全国时——游戏和现实融合了!宫城县真的多了一所叫乌野的学校!白井未郁震惊之余摩拳擦掌,打算去三次
都市 连载 10万字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天外飞石
大佬楚淮在蓝星保卫战胜利这天穿越了。 穿成一个走两步就喘的病美人O。 穿过来的时候,原身正获罪被流放到垃圾星。 垃圾星上流寇凶徒聚集,身娇体贵的楚淮瞬间成了狼圈待宰的羔羊。 羔羊? 倒了一地的凶徒七窍流血肝胆俱裂,难以置信地看向精神力爆出的中心点——那个娇滴滴的omega正捂着胸口喘个不停。 ## 超负荷的精神力爆发让楚淮不堪重负,大佬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“发情”。 为了应对发情危机,大佬组织垃圾
都市 连载 21万字
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

恐怖游戏里的怪物男友

长乐思央
副本【瘟疫传染】已完结,【地狱高中】进行中一场奇特的陨石雨后,世界被迷雾所笼罩活下来的幸运儿会被随机拉入一场场充满血腥、恐怖、怪异、猎奇的恐怖游戏之中。只有拼尽一切才能获取生路,得到游戏内外求生的资源。特殊玩家谈笑,是多个恐怖游戏副本的终结者。他凭借一己之力提高了同副本玩家的存活率,为世界获取了无数宝贵资源,是恐怖游戏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。他不在乎名利,强大却沉默,是玩家的心中不灭的永恒灯塔。乱入恐
都市 连载 36万字
小神明她拒绝始乱终弃

小神明她拒绝始乱终弃

安决
问:对人始乱终弃是什么感觉?谢邀,作为一位穿越者神明,睡了名震三界的大魔头。刚跑路,很谨慎,假名假脸,对方完全抓不到。-成为西荒小神明后,苏忱名声在外,一因太美,二是太穷。意外坠了崖,等回到西荒,闭口不提崖底事。只是在听闻诛魔成功后,晃神摔了唯一值钱的宝器。 -三界相传,东方的大魔头雍离,炎肌焰骨,无人可近。曾一剑破鸿蒙,金履踏天阙。却嗜血成性,自堕入魔。空有一张颠倒众生相,内里尽是暴戾癫狂态,无
都市 连载 9万字
穿六零怀了祖父宿敌的崽儿

穿六零怀了祖父宿敌的崽儿

清春是金色锁链
撩精小花浓颜美人×高冷心机想结婚宠妻大佬新生代顶流小花韩舒樱,踩着保姆车,一脚穿进六十年前招待所。以为顶着浓颜界颜值天花板的脸,能在破破烂烂招待所里瞎混一晚。 转眼就被面热心黑的小哥举报了。…… 所里同事挂断电话:“小江,接到检举,招待所有位同志没有介绍信,跟我去看看……”江见许累瘫了:“生产队的驴都没有这么累的。”招待所工作人员跑出来激动说:“……是个漂亮的女同志,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,送去采石场
都市 连载 34万字
山主之女

山主之女

藤萝为枝
【日更,暂定23点更新,有变动会请假或通知】升平十四年冬,王朝罪臣越之恒,被处以剜肉剔骨的极刑。玄铁囚车之外,无数百姓来目送这个满身罪孽的年轻权臣赴死。湛云葳亦身在其中。她不远万里送他最后一程,却只为救另一个人。她那时并没想到,冷眼看这位罪孽滔天的前夫赴死,会成为后来春日埋骨前,困住她、让她夜夜难眠的憾事。*前世不幸成为这位“王朝鹰犬”的夫人,云葳本以为日子煎熬。但知她不愿同房,他于仲夏传书,字字
都市 连载 20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