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叶湄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流年书院www.yrzbs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崔闾有一瞬间是想拒绝的,甭管有没有人信,他确实没打算沾严修

府上抄出来的东西。

爱钱乃人之本性,何况他曾经还深陷其中。

一种造化弄人的感受,让他望着几箱笼的财物,自己跟自己天人交战了起来。

举凡干抄家这活的,上上下下都得肥一圈,不成文的规定,在登记造册前,都有一波就地分脏之举,大头当然得归皇家国库,那些小指头缝里流出来的,就是抄检的差兵们的辛苦费了。若按他以往的脾性,别说就后背上给刀划了一下,就是腿折了也得杵着拐去围观,再凭他跟毕衡的关系,从中分一杯美绝对是可以有的,更或者心黑一点,压根就不提严修那幢金书榭,回头等抄检的人走了,自己悄摸摸的带人进去拿

普通青砖替了那些金墙,哪怕只替出

要知道,梦里那幢金书榭就没被招出来,严修在被带走之前,一碗药毒死了他府里上下奴从百余口,只单留了他那病儿子一个,到审训问罪结束,给他盖的章也就是江州豪绅推出来的替罪羊,有钱,但又没那么豪阔。

直到江州海防线失守,他病儿子被一伙窜上岸的东桑刀客架了脖子,为保命,那幢尘封了十来年的破旧书榭,这才以亮闪闪的姿态进入了全江州,甚至全大宁人的眼。就算是已经被撬用了一个窗台的金砖,那留下的墙体也叫东桑刀客们足足挖了三

天,海盗船来来回回跑了五六趟,那赚的叫一个盆满钵满。

严修那老贼,把埋入水体的地基建的比平常房子深两丈,光从花湖里起出

来的地基砖,就够铸起皇宫前门的蟠龙柱了。

已经不是一般的有钱了,那是真正的江州豪绅起家的底蕴。

崔闾跟毕衡供出这幢金屋时,就打消了想要浑水摸鱼的想法,甚至都安耐住了想去亲眼见证一下,那遍地黄金的激动时刻。人性的本能是可以克制,奈何藏在骨子里的惯性,会让他忍不住伸手上去扒拉一下。

太苦了,他又不是主动进化到视金钱如粪土的境界,那不是有刀架在脖子上,一切都奔着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的想法么?他这辈子就没想过有一天,会有把钱往外推的一天,更没有想过,有一天会对着金灿灿的黄金无动于衷。这简直跟坐怀不乱的那谁有的一拼了。

崔闾陡然叹了口气,觉得这辈子的坚韧都用在了此处,竟然能用平静的语气,对着那堆金子摆手,“抬走吧!我不需要。毕衡愣了一下,那是真真正正的怔愣住了,眼睛瞪大嘴巴开合,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,“啥?.....刚说的啥?”一定是他刚才耳朵背了下,听错了音,崔闾绝对不可能会拒绝到了嘴的钱财,绝对不可能!

崔闾扭过脑袋,再次坚定的挥了挥手,“你分给其他人吧!或者就自己多留一点,反正我不要。”

好的,这次听清楚了,可是,为什么呀?

毕衡绕道崔闾脸跟前,弯腰给他打保票,“你是不是担心这账不好做?你放心,我会平掉的,肯定不会叫人知道你也参与了分....咳,分钱之举,我那些手下都花钱买过嘴了,他们都知道这次不是因为你,根本也取不到这么大笔财富,巴不得你同他们成为一伙呢!再者,你若担那我在这里给你起誓,倘若我以后拿这个同你讲任何事情谈条件,就叫我这辈子都修不成河渠,开不了水道,闾卿,我是真心诚意想要带你分一杯美的,你救我,又帮我立了这么个大功,于情于理,这份钱都你该得,而且你若不拿,那些拿了的兄弟们,他们也不安心呐!"这就是水至清则无鱼的真理了,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操蛋,想要独善其身的时候,却有一波人担心你另起外心,不把你拉到一个沟里呆着,他们反而要惴惴不安了起来,后果,那真是不可预测!崔闾知道毕衡说的是真的,他若不拿,毕衡那份也不好动,那已经分发下去的就得往回收,那那些已经落了袋的兄弟们能答应?他会直接将自己摆在众矢之的的位置上的,等后面再有什么事啊祸的,那些人必然是要动心思排除异己的。崔闾上了毕衡这条船,就也不能够让自己成为他队伍里的异己,那很危险。

他相信毕衡,但毕衡那些手下人都是京里出来的,一趟差出完,各自闭紧了嘴各归各位,真情分哪有多少呢!更何况,他们旁边还有个不齐心的秋三刀和纪百灵,他们若再为点份额离了心,可不得给人机会搞分离反间么?毕衡需要用这份惠利笼络人心。

所以这钱,不好不拿!

官场规矩,没料崔闾官没当,这规矩倒是给立上了。

也是阴差阳错的结果。

崔闾抹了把脸,调理表情动作,扯了个虚虚的笑来,“我懂你的意思了,那我就收了,谢谢毕兄....顿了下没忍住,又道:“其实你可以瞒下其中我的事情,就说那书榭是你自己找到的么!”如此,他也能撇清这里面的关系,不至于叫更多人知道他的存在了。

毕衡查完人,收完账,万一没能彻底控制住江州,回头指定是要离开的,那时,他怕是在滙渠县也呆不下去了。江州豪绅们肯定是要掘地三尺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一个柔弱的路人甲

一个柔弱的路人甲

洗衣粉
系统:你穿成了末世文男主霍正的寡嫂柳青栀:嫂嫂文学?系统:你的丈夫霍霖其实并没有死柳青栀:兄弟夹心?系统:书中关于你的描述只有两句。系统:你柔弱,貌美,在末世是个靠男主养的废物累赘。一个月后,小城资源枯竭,以男主为首的五人拾荒小队,会将你扔下自生自灭系统总结:所以是路人甲的求生文学啦!柳青栀顿悟:所以我还能躺平一个月?很好。柳青栀安然躺下了。系统连忙问:那一个月后呢?无限流退休大佬柳青栀表示:简单
都市 连载 32万字
过期糖

过期糖

艾叨叨
(下拉看声明!)开始日更.●京圈恶犬X吃人妖精● sc|日’久生情|浪子回头|火葬场|狗血|伪男替身那一年,陈鸣昇是迷恋于声色犬马的公子哥,而她是低眉敛目 隐藏锋芒的女大学生。初见,是在一场婚礼,接亲玩游戏,嘴巴贴着纸片前后传递。纸片跌落,江乌月的牙齿撞上他冰冷的唇瓣。众人起哄,陈鸣昇正眼都没有给她,漫不经心的笑着让他们滚蛋,语气中全是不以为意的慵懒调子。那晚的包厢中,他怀里的女孩跟他调情,他却一
都市 连载 15万字
富江体质的我和马甲HE了

富江体质的我和马甲HE了

凤梨菠萝派
【6月29日入v,么么~~】【排雷,仅主角本体是富江体质(但只吸引坏人),其他马甲不是】莫时鱼放假来霓虹旅游放松,结果刚下飞机,他发现他穿越了,还附带了一个抽卡系统。穿越前就被抽卡游戏虐的死去活来的莫时鱼痛哭:为什么要给非酋这么一个金手指?他不配啊!就在他以为自己以后只能抽抽垃圾卡的时候,生活又给了他一巴掌,告诉他,你想得美!莫时鱼抽到了一张“王者卡”。【天生受害人】你是一个平凡家庭的孩子,却有一
都市 连载 11万字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

长生君
【日更,《覆盖标记》求预收】陆笙以为室友讨厌自己,看他的眼神总带着压抑的情绪。直到某天,他被堵在床边,床上被铺满了各式小裙子,室友的手搭在他腰上,眼神和手都热度惊人。……顾星灼在漫展上第一次见到陆笙,他一身高开叉旗袍简直开到腰,长腿细腰诱得不得了,明知道是男性,却仍辗转反侧梦里都是他。大学开学,俩人竟然是同寝室友,还是两人间,一切好像都很美好。可陆笙却一直大裤衩旧T恤闯天下,顾星灼忍无可忍,一掷千
都市 连载 10万字
小胖啾错撩邪帝后

小胖啾错撩邪帝后

管红衣
【每天18点左右更新,有事请假。预收《少主夫人他又寡又爱哭》求收~】 戚葭失忆了,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,能掌握的信息:自己是只小胖啾,腹中带有一丝龙息。 了解到全四界只有一条龙、乃是天界天帝后,戚葭:破案了,我怀了天帝的崽。 啾啾只身冲破天门找上天界。 天帝虞白溪仙法卓绝,惯以雷霆手段整治天下,常令人生畏。 其本身孤邪冷漠,竟坚决不承认他们之间有过关系。 ……不管有没有关系,望着富有的天帝陛下,失忆
都市 连载 32万字
机器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?

机器人能有什么坏心思呢?

打僵尸
暂定21点日更!努力往前调整。【作话有小剧场和《智械野史》不定期更新~】作为一个阿飘,凤楚在阳间飘了七百年。从世界末日飘到人类觉醒进入星际时代,从人类可怜巴巴的只有一艘宇宙飞船苟命、飘到宇宙飞船从一变百、从百到千。他见证了人类从毁灭到再次辉煌的全过程。老古董飘一个了。因为毫无存在感、凤楚听到了许多不能说的机密、看到了许多不能被看到的研究成果。比如,哪个家族的宝库在哪存着、哪个家族在哪里还有隐藏的秘
都市 连载 29万字